更多英语学习资源,请关注
《英语学习》大众版微信二维码

更多英语教学前沿资讯,请关注
《英语学习》教师版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我们的二维码并回复您的
真实姓名+最新邮寄地址+邮政编码+联系方式
即可获赠《英语学习》(教师版)杂志1本。

聚焦实际问题,回归课堂教学
        

外出旅游前,我们列一个物品清单,然后逐一检查是否带齐了。这个策略完全不适用于语言教学。语言点就像那些物品一样,只是语言资源,不是语言能力。语言能力是语言资源“内化”的结果。所以“教语言”的关键是帮助学生内化这些语言资源,而不是把这些资源摆在那里就算完了。

20140901

文/徐浩

《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9 月发布,持续热议近一年的高考改革方案基本算是“尘埃落定”。对广大中小学英语教师来说,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英语还会考,而且不管其他科目怎么改,英语还是“语数外铁三角”的一角。

但这不等于原本存在的问题得到了根本解决。我这里说的问题,指的是实际教学的问题,而不是招考制度的问题。这次关于高考英语改革的大讨论,落脚点是整体招考制度改革,但出发点却是英语教育质量问题。这次讨论中,各方反应不一,但其中一个受普遍关注也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英语教育的的确确面临着“久学不会、久教不会”的困境。一个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课上课下数千小时,结果却不那么令人满意。课改以来,我们取得了显著成绩,这不可否认,但还有很多方面完全可以做得更好。总之,课堂教学的实际问题如果得不到实质解决,学习效果得不到实质改善,英语教育的危机就将一直延续,只不过下一次或许会以其他形式(而不是考试科目调整)显现出来罢了。从另一个角度看,招考制度改革与课程改革和教学改革密切关联,但这也不等于招考制度改好了,教学质量就自然而然提升了。教学质量的提升最终还要靠教师在课堂上的切实努力。

因此,在经历了这场波动之后,对于一线教师而言,归根到底,应该更加脚踏实地地聚焦实际问题,更加平心静气地回归课堂教学。这是“本”,我们在各种挑战面前更要“务本”。

具体来说,有两点关于进一步改善课堂教学的建议:

第一,课堂教学应更加注重学习方法指导和学习习惯培养。“向45 分钟要效益”的口号我们已经喊了很多年,但“效益”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大家却未必深究过。一般来说,我们会更多地关注教学目标是否实现,而显性的教学目标往往是语言知识和语言技能的掌握。我们教会知识、训练技能的同时,是否演示、渗透了科学的学习方法,是否引导、强化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或许才是更为重要的问题,才是更大的“效益”。学会知识和掌握技能固然重要,但和学会如何学会知识、掌握技能以及建立有利于学会知识、掌握技能的学习习惯相比,前者总是第二位的了。况且,我们现在帮助学生学会知识、掌握技能的方法,或许本身就经不起推敲。应试之下,必有补课。我去年暑假随机问了12位老师,来自4个省,他们的学校假期每天平均补7.83 节课,其中6.25 节课在做卷子、讲卷子。用学生的话来说,也就是79.8% 的时间在“刷题”。稍微有点研究方法常识的人都明白,“刷题”最重要的意义就是造成练习效应。打个比方,一份智力测验,就算是一个智力有些问题的人,做上100 遍,也能做出一个正常人的成绩。也就是说,这样“刷”出来的,不大可能是真正扎实的知识和技能,更不用提学习方法和学习习惯了。但如果我们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方法和习惯上,或许就不那么热衷于“刷题”了。因为好方法和好习惯是永远也“刷”不出来的。好方法和好习惯是精心养成的,是渗透在每一课具体的知识、技能教学设计中,体现在每一次实际课堂教学中的。最好的教学往往是一种让学生容易理解、乐于接受的示范,往往是一种超越课堂本身、贯穿课内课外的激励,而这种示范和激励才是真正促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和支架。而基于好方法和好习惯的自主学习,才是真正改变“智力”的有效途径,而不仅仅是让“智力测验”的成绩得到提高。

第二,要切实改变“不教语言”的倾向。我们在课上的确在处理语言信息,在组织语言活动,但这不等于教了语言。因为语言不是语言点,也不是快速阅读一篇文章后填一个信息表那么简单。不少教师处理语言信息,总是死死盯着那些语言点,而非常成问题的是,我们现在教学中的语言点,基本等同于考点,也就是考试说明中的细目表(包括词表)。外出旅游前,我们列一个物品清单,然后逐一检查是否带齐了。这个策略完全不适用于语言教学。语言点就像那些物品一样,只是语言资源,不是语言能力。认识多少词,懂多少语法,拼在一起,就是语言能力吗?语言能力绝不是语言资源的简单汇集。语言能力是语言资源“内化”的结果。所以“教语言”的关键是帮助学生内化这些语言资源,而不是把这些资源摆在那里就算完了。前些天和韩宝成教授聊天,他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这就像我们做一道菜,总是把精力放在“料”上,而没有放在“料”是如何变成“菜”上。“料”变“菜”的过程,就是我所讲的“内化”。而促发“内化”的重要前提,就是深度加工语言的语言活动。而现在不少课堂活动,实际上并没有深度加工语言(实事求是地说,有些课堂,甚至连语言活动都没有)。比如我刚才提到的快速阅读后填信息表,看上去加工了语言,但实际上未必加工得很深。这样的阅读活动,容易让教师形成一种错觉——表都填对了,课文不就理解了吗?而实际情况是,很多学生一个学期下来,连学过的课文讲的是什么内容都回忆不起来。原因就是没有深加工。因此,“教语言”的关键在于对“料”进行深度加工,最终成为真正的“菜”,而不是把零碎的语言点简单地糅到肤浅的语言活动中去。

 

徐浩,应用语言学博士,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教育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