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英语学习资源,请关注
《英语学习》大众版微信二维码

更多英语教学前沿资讯,请关注
《英语学习》教师版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我们的二维码并回复您的
真实姓名+最新邮寄地址+邮政编码+联系方式
即可获赠《英语学习》(教师版)杂志1本。

外国语学校发展系列文章之探索培养高端外语人才之路
        

文/ 刘道义

我国外语教育所面临的矛盾外语教育是基础教育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外语不仅赋予青少年基础的外语素养,更重要的是使他们具有国际视野和跨文化交际的意识,而且能发展思维,开启心智。为了提高民族素质,必须让每个国民接受外语教育。然而,外语不一定是每个公民必要的谋生手段,不需要每个人都拥有较高的外语水平。通过小学与初中义务教育使得亿万人获得一定程度的外语素养,这是地地道道的大众教育。基础教育外语课程要求不可过高,高了必然会加重学生的负担。高中外语教学可加大选择性,分层次,但与大学衔接的级别要求也要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不能过高。

目前,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要求初中毕业生学会使用1,500 — 1,600 个单词,高中八级要求3,300 个左右的单词。从依据课程编写的英语教材使用情况所作的调查了解到,多数学校反映难度偏大,希望能够降低要求。可是,这个要求与其他以英语作为外语教学的国家相比并不高,甚至偏低。词汇专家Scott Thornbury(2003)认为,专门学科必须具备5,000 以上词汇。而在中国发展这么不平衡的大国要中学普遍达到这样的要求是不可能的。

三十多年来我国实力空前增强,但我们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影响力还显得不够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的外语水平还不够高。就整体而言,我国的外语人才从数量和质量上看都不能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尤其是高端的英语和多语种的外语人才奇缺,目前能够胜任世界组织中的领军人物还寥寥无几。据《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提供的数据表明,2013 年,抽样调查的国家和地区有60 个,中国位列第34 名,得分50.77 分,属于低熟练程度。国家急需高端外语人才,而普通中小学又不能对外语教学要求过高,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要想大幅度地提高外语水平必须另辟新径。

创建外国语学校是解决矛盾的重要途径

其实, 上述矛盾由来已久。早在1961 年4 月,教育部党组深感培养高级外语人才以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迫切需要,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关于设立外国语学校的初步意见。同年12 月,中宣部部长办公室会议决定,责成教育部提出方案尽早部署。1963 年4 月,周恩来总理对教育部《关于筹备外国语学校问题的请示报告》做了批示:“请教育部将高、中、小三级各语种衔接的安排,包括学校、班级、学生人数、教师、教材和教学计划,定出五年进度计划送阅。”当年7 月,教育部又发出关于开办外国语学校的通知,到1964 年,全国开办了11 所外国语学校。至此,外语教育呈现出了令人欣喜的上升趋势。

1964 年10 月,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国务院、国家计委、高教部、教育部联合制定了外语教育七年规划纲要,提出:“举办外国语学校,对提高我国外语教育的水平具有决定意义。7 年内,这类学校计划发展到40 所左右,在校学生达到3 万人。”虽然,这个纲要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冲击没有得以贯彻,但是,那时开办的外语学校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为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自1979 年以来,教育部曾4 次下达指示:“整顿、恢复和办好现有的外国语学校,并逐步发展一批新的外国语学校。”随着改革开放,中国走向世界,外语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原有的外国语学校成了当地的一流学校,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地兴办起了许多外国语学校。据全国外国语学校工作研究会通过评估合格的外国语学校就有60 多所,办得有声有色,成绩显著。实践证明,外国语学校是培养高级外语人才的摇篮,不少毕业生成为了国家外事、外交、外贸、教育等领域的中坚力量,例如前外交部长杨洁篪、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张义山和大使王光亚、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中国贸促会副会长王锦珍等(蒋振东,2008)。光是南京外国语学校自建校以来就为国家输送了200 余位外交骨干人才,其中有6 位大使,30 位参赞。外国语学校的发展与辉煌成就回顾过去的50 年,外国语学校虽然经历过坎坷,但发展是主流,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其发展的规模都早已大大超过了周总理当年的期望。从现有的资料可以看出,从1964 年建立坚持到现在的上海、长春、南京、重庆、武汉、天津、杭州7 所外国语学校,每一所学校都为国家培育了万名以上的高水平的外语人才。更为宝贵的是,近几十年新老外国语学校不断研究探讨外国语学校的办学经验,制定了外国语学校合格评估标准,规范办学,他们不仅摸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级外语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而且为我国外语教育改革起到了“领头羊”的作用。遍布全国各地的60 多所外国语学校几乎都成了最受学生和家长青睐的学校。

这些外国语学校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呢?归纳起来不外乎有5 个特色:办学方向明确,课程理念新颖,语言环境优越,管理严格有序,教学效果突出。

办学方向明确——以人为本,立足本国,面向世界,培养热爱祖国、具有国际视野的高素质外语人才。例如,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以“自强、至诚、志远”为校训,该校已成为上海市德育先进学校。苏州外国语学校的目标是“以德立身,以德育人,越是国际化越要筑牢民族魂。”

课程理念新——课程多元化,国家课程与校本课程结合,必修与选修结合,既有国际班也有国学班(如经典文学班、翰墨班、国画班等),既保证课堂教学又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如模拟联合国培训营、夏令营、双语节、辩论会、戏剧表演、志愿者活动等)。外国语学校的学生不单是国内外英语大奖赛中的获胜者,在全国汉字听写竞赛中也能名列前茅,甚至在国际数学比赛中崭露头角。语言环境优越——高水平的中外籍师资,小班授课,学生住校保证良好的语言环境,优越的外语教学技术,从丰富的国内外教学资源中选编合适的教材,以及大量中外交流活动(特别是建立姊妹学校,定期与国外交换学生或教师、开办国际班吸引外国学生接受中国特色教育等)。管理严格有序——学习、生活均有规则规定,使学生养成良好的作风,既有高雅的气质,又有平民意识和劳动习惯。教学效果突出——主修外语成绩优异,文理科全面发展,开设二外、三外。最难能可贵的是,学生在外国语学校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发挥了潜能、感受到生命的意义,有了实现人生价值的信心。

由于外国语学校一般都有开阔的视野和超出普通学校的教学目标,加上拥有得天独厚的优质资源和发展空间,能够在教育改革中迈开较大的步伐,为各地的兄弟学校树立榜样,特别是为外语教学改革起到“领头羊”的作用。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必须跳出那狭隘的为应试目的无休无止的题海,充分发挥个性和智慧才能达到要求。因此,这些学校的毕业生文理兼优,外语精通,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和发展潜力,分数当然不在话下,难怪外国语学校的高考升学率高于一般学校,而且大批学生被国内外名校录取。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曾对2008 年新生的英语词汇量做过调查,据报告,来自外国语学校的56 位学生(约占总数三分之一)的平均词汇量为8721.429,比全部考生的平均词汇量高844 个,比非外国语学校生源的新生高1234 个(徐立新,2009)。

这些年来,外国语学校也将自己的办学理念和教学改革经验逐渐向普通学校传播。例如杭州外国语学校等响应政府号召,派出教师下乡支教,参加教师培训,开示范课,办讲座,组织小学生外语村等。在杭外与苏外先后举办的全国外语教学研讨会都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扩大外国语学校的成果,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育发展之路上个世纪60 年代初,周总理对发展我国外语教育还提出了一个努力的方向,那就是“多语种、高质量、一条龙”(陈琳,2014)。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条件具备的小学开设了英语课程,从小学到大学,甚至到研究生班,初步实现了“一条龙”的愿望。但是,要达到“高质量、多语种”光靠普通中小学是难以做到的,况且国家并不需要人人都达到那么高的水平。如果硬要在普通校贯彻这个方针,那就会形成多数学生陪着少数外语有特长的学生学习的局面,那是极不公平的。可是,这九个字外语学校完全有条件做到,上外附中的“一主二辅”多语种教学实验的成功就是见证。

近几十年,随着外语教育的发展,示范性的中小学校外语实验班、民办学校、外语特色学校、国际学校或国际班,以及双语教学等各种办学模式层出不穷,给国家补充了大量的外语教育资源。这样一来,大众教育和精英教育相结合,就能充分发挥教育的效益,发掘学生潜能,发展其个性,培养符合我国国力发展需要的高端的、多语种的外语人才。

这种好的形势需要中央和各地方教育部门的重视和支持,加强对外国语学校、实验学校、民办学校、中外合作办校的引导和指导,以便在提高全民族外语素质基础之上,培养出大批“多语种、高质量、一条龙”的外语人才,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育发展之路。

参考文献

Scott Thornbury. 如何教词汇,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3.

蒋振东. 外国语学校及具有外语特色的学校, 摘自刘道义主编《基础外语教育发展报告三十年》(1978-2008),2008.

徐立新. 英语学院2008 级新生英语词汇量调查报告, 摘自吴一安等主编《北外英语学刊》, 2009.

陈琳. 辩证实践外语教育途径,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4.

刘道义,曾任人民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课程教材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曾参与教育部中学英语教学大纲的编订和教材审查工作。